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公室极乐宝鉴65

“好冷啊,好冷。”咦,是谁在说话,我努力睁开朦胧的睡眼,原来是杨微蜷缩成一团发出呓语,睡梦中估计是感觉冷了。  我赶忙把火苗拨旺了一点,然后脱了自己的衣服盖在她身上,我正准备离开,突然杨微扯住我的手,顺势一拉,我们滚成了一团。  汗滴滴,这可不是我主动的,我也是被强迫的,谁来救我啊,我心里乐不可支的想着。  酒店好好休息了一晚后,我们启程回家。一路上,都平静无语,彼此心里却都心意相通,经过这次旅游,我和二女的感情突飞猛进了许多,很多事情不用说,只要一个眼神都彼此明白了。  我惦记着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所以归心似箭,二女却希望这段旅程能再长一点,可以多点时间再呆久一点。我们各怀心思,所以一路上倒是寂静了许多。  到了公司后,杨小漫告诉我们一个惊天的大消息,二股东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巨资买下了打小股东的股份一跃成为公司拥有最大股份的股东。  我一惊,还是阻止晚了,果然对方已经开始行动了。只因股份转让还是需要一段时间和手续的,所以二股东现在还不能对公司采取什么行动,我则赶紧联系了余婷。  见面后,余婷问我这段时间去哪了,电话也打不通。我推说是去出差了,没有说实话,她倒也没追问下去。  “你爸爸身体好点了么?”我很汗颜自己怎么只要需要人家的时候才想到要关心一下。  “恩,已经出院了,只是还要慢慢调养,谢谢你的关心,我跟爸爸说了你的事情,他想见见你呢。”余婷突然丢给我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见我?堂堂警察局局长居然说要见我,汗滴滴,不会是我又犯什么事情了吧,近来我跟警察局也是太有缘了,老是时不时的出入几次。  “瞧你紧张的,哈哈,我爸爸听我总夸你,所以想看看你是何方神圣啊。”余婷看到我糗样禁不住大笑起来。  “那我要不要买点什么东西去看望伯父啊。”我这话问的还真多余,有看望病人不带营养品的么?  “你看着办吧,我爸爸可是很廉洁的,你表示下心意就好了,太贵重的他还看不上的。”余婷笑着说。  “哦,我还有一事想问你。”我突然想起了那个以182开头的十一位数字电话。  “恩,你说吧!”  “还记得我给过你一张纸条么?查的如何了?有没有留下姓名或者身份之类的资料?”我满怀希望的想着,虽然也知道这可能性不高。  “我请人帮忙调查了,还去移动那边追查过通话记录,这个人比较高明,买的是外地卡,而且都没有登记在册,就连通话记录都是不定时的,而且每次都没超过三分钟,只有来电记录,没有打出去的记录,这点很奇怪,看来是个对作案程序比较熟悉的人。”余婷开始一一道来。  我就知道是这种结果,唉,看来这条线索又中断了,接下来该如何追查呢?  “不过,你也不要灰心,这个卡目前还未停止使用,就说明这个人可能还不想停机,还需要跟外界联系,我已经跟移动那边说了,请他们以后盯紧这个号码,只要有信波发出,就马上通知我,你放心吧,除非这个人以后都不用这个号码,否则只要接通,我就第一时间会知道的。”  恩,还好,这个号码一天不停机,我就一天都还有希望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机主不停止使用这个号码呢?既然这个号码都已经曝露了,机主宁愿关机也不愿停掉,莫非机主还要利用这个电话和外界取得联系?  我这么想着,突然又想起了孤岛上小茅屋的事情,于是我也一五一十的跟余婷说了,余婷听完后,问清楚了我地址,然后打了通电话。不久,丁亮也赶过来了,他估计是走的急,气喘吁吁的。  一看到我,丁亮愣了会,然后还是很热情的跟我打招呼。这是个憨厚的男人,我以前真不该为难他,我解释了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可不想让他误会了。丁亮听了我述说的事情后,表情也凝重起来。  “极有可能小茅屋的人已经遇害,我马上跟海南那边的警局取得联系,请他们派人组织搜寻队到孤岛上去搜寻,看能不能找到点线索。”丁亮不亏是专业警队出身,一语中了要害,我连忙点了点头,又是一个希望出现了啊。  我掏出了再小茅屋发现的纸条给了他,他拿过去看了看那个号码,余婷已经跟他说了这个号码的事情。丁亮翻过去看纸条的背面,突然面色变了变,但很快又恢复了常态。  他思索了半天,然后对我们说:“纸条我拿回去,你们先等我的消息吧,应该很快就会有回音的。”  我再次点了点头,真是要多谢丁亮,如果没有他,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跟你女朋友进来如何了?怎么没看到你们在一起啊?”这小子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样说了,余婷估计要生气了,虽然我也说不准她为什么要生气,但我感觉她肯定会的。  “改天,我们约你女朋友一起见个面吧,也算是给我介绍下嫂子让我们认识下,你看好不好?”丁亮继续热心的说,我翻了翻白眼,他什么时候对我的事情这么伤心了,都关心到我女朋友身上去了。  我知道丁亮肯定是想让余婷知道我是一个有女朋友的人,也是为了提醒她这点,让她对我不要存有非分之想。难道连丁亮都看出来余婷对我有想法?我又是担心又有点惊喜的想着。  余婷在旁大概看出了我的为难,故意笑着道:“他有空了要先去看望我爸爸呢,我爸可是点名让他去的,是不是?”余婷是想帮我解围,可她这么一说完,我立马感觉到丁亮的两片刀子狠狠的剐了我好几眼。  我苦笑的点了点头,哎,看来又要得罪人了。  二股东终于有动静了,他先是以占公司绝对股份的权利罢免了杨小漫的董事长职位,接着又罢免了杨微的总经理的职位。可奇怪的是,他对杨倩却手下留情,不仅没有降职,还提升到了杨微的总经理的位置。  只有我知道个中缘由,看来二股东也是知晓杨倩的真实身份了,可他为什么不对杨倩说清楚呢,担心杨倩不认他么?  我的职位也没有变动,我不知道二股东心里盘算着什么,准备以不变应万变。下了班,我想今晚做个大餐慰劳下杨微,她这次又莫名其妙的被罢免了,肯定心里不好受。  路过一家超市门口的时候,我居然看到了一个久未谋面的故友,是陈素莹,她此时肚子已经很大了,身边没有看到她老公。据张一顺说,她离开龙华集团后,就跟那个斯文男陈熙总经理结了婚,婚后就专心的在家待产,没想到这里看到了她。  我很友好的走过去跟她打招呼,没想到她再次避过身去当做没看到我,我那个郁闷啊,好歹也是有过肌肤之亲的战友,怎么这点面子都不给啊。  我故意又绕到她跟前,这次她见躲不过,就抬起头气恼的盯着我。我一向脸皮就很厚,也笑眯眯的回看着她。  这女人越发的妩媚了,都说怀孕的女人最美,说的果然没错,看她高耸的胸部因为怀孕雌激素的刺激更加壮大丰满,真是美煞人啊。  “最近还好么?应该有七个月大了吧?怎么不见你那个有钱老公啊?”我不经意的问道,其实也是有点关心她。  没想到她看到我盯着她的肚子望,突然反射性的用手里的袋子挡住肚子,然后理都不理我径自走了。我更郁闷了,跟刚吞下了一只死苍蝇般。  不过陈素莹的事我并没有放在心上,所以我转过身进了超市,没看到背后陈素莹从墙角出现的身影。  我买了很多好吃的菜,大部分都是杨微喜欢的,现在我的厨艺真是好的没话说,吃过的人都赞不绝口。杨微还没有回家,我现在可是光明正大的搬过来同居了,反正房子多,也不在乎我一个。  做饭其实也是个体力活,好不容易摆好了碗筷,菜也全部上齐,只待宾客到来就可以掀开吃了。正巧这个时候,二女都回来了,杨倩和杨微脸上都没有喜悦的表情,当然是在见到满满一桌子菜之前。  二女在见到一桌子的美味后是满脸的惊喜和感动,都恨不得扑上来啃我几口,我是满心接受的,只可惜二人的注意力完全被美食吸引住了。  这一顿饭吃的心满意足,又喝了不少的红酒调节气氛,在公司的不愉快早烟消云散了。都说民以食为天,说的果然没错,再多的不开心只要美食一进嘴,心情也就好很多了。  “你,你真不错,能做这么多菜,不过里面好多是我不喜欢吃的,你是不是专门做给妹妹吃的?你是不是爱妹妹多点,你说是不是?”杨倩又开始借酒发疯了,她总是这样,有什么不开心的也不当面说出来,喜欢拐弯抹角。  “倩倩,别胡说,人家多体贴你啊,你不是喜欢吃鱼么,烧了这么大一条鱼,乖,别闹了,吃饱了洗个澡睡觉啊。”杨微还是清醒状态,见状赶忙帮我解围。  我唯有苦笑,杨倩酒醉后的话确实道出了我的心声,我的心里一直都装着杨微,从前是,现在还是,她是我最心爱的人。可是我也喜欢杨倩,不知不觉之间,这份感情慢慢的在增长,两个女人我都爱。  但这次确实是担心杨微过于伤心,所以才准备了一桌她喜爱的食物。没想到反而刺激到了杨倩,这真是得不偿失啊。  按理杨倩升职了应该高兴才是,可为什么我总感觉她的心里并不开心呢?这到底是为什么?莫非杨倩也开始怀疑自己的真是身份?还是二股东跟她说了什么了么?  “你不要喝了,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碗筷我待会来收拾,我先把倩倩扶进去了。”杨微说着开始扶着杨倩,只是她不肯乖乖的就范,一会东倒西歪,一会又撒赖不肯起来。  杨微累的气喘吁吁,香汗淋淋,还是拿杨倩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