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公室极乐宝鉴48

我乐昏了。  我把陈素莹带回家的时候,叔爷早已等候在屋前满怀希望的张望着,看到叔爷高兴的样子,那一刹那,我觉得原来善意的谎言是多么的美好。  叔爷很喜欢陈素莹,一大半原因是喜欢她肚子里的宝宝。他拉着陈素莹不停的嘘寒问暖,我有点担心会出什么纰漏,陈素莹的性格不是很好,我又怕她不耐烦陪老人家聊天,于是便在旁边打岔。  没想到叔爷居然赶我走,他要单独跟陈素莹聊天。我只好用哀求的眼神看着陈素莹,希望她看我面子上,一定不能穿帮,要耐心点。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叔爷才叫我进去,他看起来很高兴,一直乐呵呵的。没了大牙的嘴打从我们一进门就没闭过。我在看陈素莹,也没有丝毫不耐,反而对叔爷很体贴,我打心里这一刻非常的感激她。  吃过晚饭后,我把陈素莹送回了家,她还是住在原来的地方。我送她到楼下的时候,她问我要不要进去坐坐,说梅娜也很想念我。可我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拒绝了。  陈素莹有点失望,然后悠悠的问了我一句:“你是真的想我做孩子的妈妈么?”  我不语,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一点都没想过是么?”她又追问了一句。  “你很好,是一个好女人,只是我现在还没想到结婚,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完,你的男友对你很好,你要珍惜现在拥有的,失去就后悔也来不急了。”我苦口婆心的说。  “好吧,你走吧,我看着你走,以后有需要再找我。”她的眼眶好像有泪,我不忍再看,说了一句保重,转过头走了……  身后隐隐传来一句:“如果你有一点爱我也好啊,哪怕只有一点……”  我没有细想这句话的涵义,我知道孕妇在怀孕期是容易情绪化的,所以我权当她是妊娠反映了。  我发誓要让叔爷过上好日子的,所以这几天,我特意请了假,陪叔爷逛遍了整个上海,叔爷说还是城市好,有车子有人。我听了禁不住心酸,有车子有人这就叫好,叔爷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啊,都怪自己忽略了这个老人家,唯有以后加倍补偿了。  我给叔爷买新衣服,他不要,说自己时日不多了,能看到曾孙子出世就算上天厚待了,这一生也就心满意足了。我又是一阵心酸,我都不知道还要欺瞒老人家多久,这事总会有穿帮的一天啊。  叔爷最近好像总是有话想对我说,但几次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直到某一天,他看到了一张照片,才给我说了一个惊天的大秘密。  公司近来一切工作都比较顺利,陈素莹离职了,我知道她迟早是要离职的。其实她找了个有钱的男友,已经没必要还整天挺着个大肚子来上班,但我不解的是,她为什么一直坚持到今天才辞职。  陈素莹走的时候只跟张一顺打了个招呼,没有来看我,我想可能是我哪里又不小心得罪她了,女人心海底针,哪能猜得透啊。张一顺这小子心目中的女神走了,整天跟打了霜的叶子一样,没精打采,病恹恹的。  我约他去酒吧蹦迪,顺带叫上了余静,公司里也就我们三人比较铁了,自那次杨倩污蔑我们叫小姐事件后,我是再也不敢叫公司同事一起陪我们玩了。  没想到这一次蹦迪,居然蹦出了一件奇怪的事。  酒吧一直人气都很旺,这个城市多的是夜生活丰富的人群,白天工作严谨,晚上到这里来放松,所以这里成了白领们的消遣场所。  我和张一顺都还有点放不开,余静却玩的很high,他不知道从哪拉来一个小辣妹,一起在舞池中间跳贴面舞。现场气氛被带到了**,此起彼伏的叫好声不断。  我跟张一顺碰了一杯,然后笑着朝他指了指余静,问他要不要去。他也笑着摇了摇头,说:“年纪大了,跳不动了!”  呵呵,我也深有同感,只是喜欢这里的气氛,但要真下去跳,估计需要勇气的。于是我们喝着啤酒,吃着花生,偶尔聊一两句,看着舞池中间的红男绿女,也是一种享受。  突然,我看到坐在墙角的卡座里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于董事?我可是好久都没看到他出现了,平时他根本不来公司的,偶尔有事,也是匆匆一别,根本来不及打招呼。  由于我是坐在这边靠近吧台稍微高点的地方,所以我能清楚的看到于董事和一个黑衣男子的身影,黑衣男很神秘,戴着一副墨镜,我突然想起了那次许亮偷取策划案的事情,难道这次又有事情发生了?  酒吧里声音太吵了,隔远点根本就听不到别人的交谈声,所以这里最适合谈秘密,因为越吵闹的地方越安全,没人听得到,即使窃听器在这里也起不了任何作用。  我见他们相谈甚欢的样子,越加感到好奇,这种好奇感就好像一条小虫子,越来越往我心里面钻,终于我按耐不住,跟张一顺说声去见个老朋友,便开始往于董事那边走去。  两人估计谈的正火热,没有看到我的靠近,我走到离他们三步远的距离,隐约听到了他们说了几句话。我没有听太明白,想靠近点,于董事对面的的黑衣人看到情况不对劲,提醒了于董事。  于董事转过身来看到是我,慌乱的表情一闪而过,我想起来他以前也算是提拔过我,对我有过帮助,于是,走向前去,很友好的跟他打招呼。  于董事不亏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很快就镇定了下来,我敢肯定他们在谈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可苦于我没有证据,隐约听到的那几句话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秦老弟啊,你怎么在这里?一个人来玩?”  我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身后,此时余静已经跳累了,回到了张一顺那桌,两人正说笑着。于董事看到了两人,突然脸上出现了笑容,“原来秦老弟跟朋友一起来玩的,我说怎么这么巧在这里碰到了呢”。  敢情他以为我是跟踪他来的,幸好今天拉了他们两个,要不,他心里估计要对我有戒备和成见了。我可不想随意树敌,已经有了一个杨倩跟我作对了,不想再多出一个。  “这位是?”我看着对面的黑衣墨镜男,笑着问于董事。  “呵呵,一位老朋友,在这里碰巧遇上了,闲聊下。”于董事笑着大哈哈哈。  明眼人一眼就看到对面坐得这个人不简单,看他眼露凶光,虽然戴着墨镜,但我仍然清楚的感觉到他投射在我身上的凶狠眼神。一定是个练家子,可能是黑道的某个任务也说不定,于董事在这里跟这个人见面,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我苦思不得其解,便也不再想了。我跟于董事告辞来到余静张一顺这桌,两人正拼酒拼得不亦乐乎,见我过来,拉着我就要灌酒。  两个酒鬼,连话都说不利索了,还在这里逞英雄,我无奈的看着两个醉得一滩烂泥般的样子,只好招手买单。  好不容易把他们拖上车送回各自的家,已经是凌晨二点多,我回到家的时候,小浪已经睡着了,我轻手轻脚的准备闪进浴室,突然,我卧室的门一开,叔爷正神色怪异的站在门口看着我。  我走过去,奇怪的问叔爷怎么了。叔爷让我进来,然后把门反锁上,接着指着手里的一张照片问我此人是谁。  我一看,不就是杨董事长让我拿去云南寻找他老婆的那张合照嘛,那个时候杨董事长还很年轻,挺帅气的小伙子。  我告诉叔爷这个是我现在公司的董事长,还强调他对我很好,很提拔我,我在公司多次有难,都是董事长对我伸出的援手。  谁知道叔爷听了,二话不说,直接把手里的照片一撕为二,仿佛还不解气,索性放到地上用脚狠狠的踩了两脚,接着还吐了两口口水。  我震惊的看着一幕,不解叔爷为何这般愤怒。到底怎么了?叔爷为何这么恨杨董事长,难道他们一直就认识?  叔爷低声叹了口气,说了句:“都是冤孽啊,造孽啊。”然后缓缓给我说起了一个故事。  在二十年前,两个年轻人合力开了一间小餐馆,虽然排场不大,但由于两人的手艺比较好,所以来往客人络绎不绝,赚了一点钱后,两人就决定要开个大一点的酒店,这里称呼年轻人一个为秦姓,一个为杨姓。  经过一段时间的筹资后,酒店顺利开业了,但由于两人不懂经营之道,刚开始是亏损的,后来年轻人之一也就是秦姓的女友挺身而出,她是学经济管理学的,所以对酒店经营还是颇懂一些,于是酒店慢慢的开始走上了盈利的轨道。  这本是好事,但由于工作的接触,另一年轻人杨姓却喜欢上了同伙的女朋友,并且两人发生了苟且之事,女子还怀上了杨姓的孩子,其实杨姓这个时候已经有老婆和孩子。而被这一切还蒙在鼓里的秦姓有一天终于发现了,承受不了这个打击,一病不起,酒店的事业也就没有再管了。  女子跟杨姓一起打理酒店,每年有盈利了也分给秦姓,但秦姓拒绝要,并且说不再合伙经营,要分家。这个时候酒店刚成立不久,如果两人一旦分家,就会导致经营不下去,只有申请破产了,所以女子过来苦苦的劝说秦姓放手。  但这一幕被随后赶来杨姓看到,他误以为秦姓跟女子有染,于是愤怒的甩手而去,之后酒店的管理再也不让秦姓和女子插手,女子因此含恨离去,不知所踪。杨姓把这一切归结于秦姓的过失,更加严厉的打压秦姓,不仅不让他参与酒店管理权,连年底的分红和业绩也不给他了,彻底的把他从这个酒店隔离开去。  秦姓自女子离去后,也灰心丧气,没有那个精力去争夺酒店的经营权,也不在乎了。后来秦姓在非常失意的时候遇到一个很好的女人,女人对他死心塌地,虽然没有那种轰轰烈烈的爱情,但总算是结婚了,第二年生了一个白胖小子,但秦姓始终忘不了前任女友,一直在寻找,期间杨姓也来找过他几次,以为他又有女子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