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公室极乐宝鉴57

宁小染说着从口袋拿出了一个微小的礼物盒。  而在这个时候陈朝突然听到盒子中传来滴滴答的时针转动的声音。  炸弹。这两个字就好像闪电响彻在半空中彻底的把陈朝震住了。  宁小染想要打开盒子,但陈朝的双手急速的握住她的双手。  “揩油?”宁小染丝毫没有嗅到死神的味道。  陈朝的脸色微微苍白,该死的杀手,居然对宁小染送这么一个礼物。炸弹要是炸的话不仅仅会对小染造成危险,这里几万人在听着董之琳的演唱会,要是引起了恐慌,这些人会疯的。  也是在这个时候陈朝看见了刚才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的那个穿着红色衣裳的女孩子。  宁小染也看见她了,解释道:“就是她了,陈朝。”  “你好。”女孩子带着很从容的姿态走到了陈朝的前面,这一声招呼很有礼貌,“是你自己说过同样的招式不要用第二便的,所以我临死给你这个礼物。”顿了下,露出一种和气的微笑。“里面的炸弹不足以炸死现场这么多人,但炸你们两个人是可以的,我也算是替你着想了。我怕你在下面孤独,所以让你的女朋友也下去陪你。”  听到炸弹两个字的宁小染也是脸色瞬间惨白,怪不得陈朝的神色会这样,她居然接受了一个炸弹?  “你的这一份礼物很特别。”陈朝苦笑的说道,就好像吃了黄连一样的苦涩。  “哦,忘记告诉你了,千万不要放手,不然爆炸了你们会被炸得粉身碎骨。”女孩子淡淡道,“你们要是这样一辈子拿着炸弹其实挺不错的,又浪漫又温馨,我看着都羡慕了。”  宁小染终于爆出粗口了:“你大爷的。”  这是她第一次也是仅有的一次在陈朝前面爆粗口。说完了感觉很爽。原来有时候爆粗口是这么带劲的。  陈朝和宁小染认识了这么多年头一次听见她的粗口,比刚走知道了有炸弹还要震惊啊。  这就好比一个很清纯的女孩子突然有一天告诉你,她其实有三个孩子了。  陈朝笑了,深深的笑了,然后问道:“爽不?”  宁小染笑道:“很带劲。”  红色衣裳的女孩子也是微微一愣,不过没生气:“我要是你我也会骂得更加厉害的,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在这里恩爱了。”  然后她啧啧笑道:“看不出这么强悍,真人不露相啊。”  陈朝哭笑不得。  宁小染脸色都红透了,太无耻,太卑鄙了。  等红色衣裳女孩子走出去之后,陈朝缓缓的说道:“小染,你先走。”他打算一个人接过那一炸弹的盒子。  自己主要不松手盒子里的炸弹就不会松手。  宁小染摇头,眼神坚定道:“不,我要留下来。”  “你傻啊,这是会死人的,不是在演戏。”陈朝心里又是感动又是责骂自己真是一个笨蛋,居然让那个杀手有机会接触小染。  “我就当自己在演戏,我也当一回明星。”宁小染露出一个灿烂的笑,算得上是苦中作乐吧。  “小染,听我,放手。我知道你的心意,但是你要真的死了你爸爸妈妈会伤心的,我没什么亲人了。”  宁小染神色黯然,低头,再抬头的时候道:“我知道。但如果我现在走了我会一辈子都内疚和不开心的,我知道我妈妈不会怪我的。你还有小姨呢?”  陈朝眼前浮出小姨那一张风华绝代的身姿,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是的,他还有小姨,但是这一个炸弹的威力到底是多少不得而知?  “小染,谢谢你。”陈朝突然说道。  宁小染问道:“谢我做什么、”  陈朝定定的望着小染,像要重重的把她印记在脑海中一辈子中:“谢谢你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我背后陪着我,谢谢你帮我写作业。谢谢你在踢球的时候永远的帮我加油。谢谢在我不开心的时候安慰着我,谢谢你在我玩游戏的时候陪着我玩。我想对你说一声谢谢。我们从幼儿园认识到现在,我一向很少对你说谢谢的。有时候我心情不好的话我还不理会你,骂着你。但你从来不生气。”  宁小染怔怔的望着陈朝,许久,说道:“又没事你说这么多煽情的话做什么,不正经。”  陈朝觉得自己现在是最正经的是,笑懂啊:“我觉得我可以亲一下。”  陈朝说着把嘴巴凑过去要对着宁小染亲吻。  宁小染愤慨道:“你真是趁机下手,不要脸。”  陈朝风骚无比的道:“就是这个时候你才不会反抗啊,你要是放手了,我就立即一脚把你踢开。”  宁小染的初吻就这么被陈朝给偷走了。  甜甜的味道,好像吃着草莓的冰激凌。  陈朝依旧是苦中作乐###的道:“小染啊,是不是你的初吻啊?”  宁小染:“混蛋,懒得理你。”心里又是甜蜜又是无奈,自己的初吻居然是被这么偷走的。  陈朝道:“现在我们慢慢的走出去,不要让其他人碰到。”他可不想一直都在这里谈情说爱。  宁小染知道他的意思,道:“好。”  两人在拥挤不堪的人群中小心翼翼的走出了演唱会的体育馆。  陈朝冷静下来,道:“现在我们要到一个边远的郊区去,这样就不对路人有什么影响。”  宁小染担心道:“要是途中爆炸怎么办?”  陈朝道:“不会的,她说只要不松手就是没事,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炸弹应该是震动型炸弹,是跟踪人的手掌而制定的炸弹,炸弹能察觉人的手掌的温度血液,所以只要我们不放走都没事。”  两人上了一辆出租车司机。  司机一看这一对情侣摇头啊,大白天就这么迫不及待啊。  把这一对看上去迫不及待的情侣送到了郊区之后,司机很是带着回忆的口吻道:“当年大叔我也是在郊区打过野战的。”  宁小染耳根子发红,没敢看陈朝一眼。  陈朝嘿嘿笑道:“一代更比一代强。”  司机聊道:“当时在晚上,你们现在是白天,果然是一代比一代强啊。”  陈朝道:“江山代有人才去。”  司机暧昧笑着开车离开。  陈朝看下附近,没什么人家,很空旷的地方。  “小染。”  宁小染道:“干咋?”  陈朝道:“没什么。”事到如今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他的心情了。  宁小染道:“我要是不死的话,我想做一件事情。”  陈朝道:“什么事?”  宁小染脸色一红,不过还是说了出来:“我打算和你一起高考过后开房。”  陈朝道:“为了你这句话我不会让你死的。”  宁小染道:“那我们就拭目以待了。”  “对不起。”  宁小染愕然道:“你说什么?”然后她的身子被陈朝用手推了出去。  “陈朝。”  宁小染被陈朝推倒在地上,立即爬起来冲了过去。  “踢飞你。”  陈朝单手握着那一个礼品盒子像甩标枪一样甩出去。  在投掷这炸弹之后,陈朝用了这一生最快的速度转身扑向要冲过来的宁小染。  轰。  一声巨响。  逼人的气浪火山爆发散向了四周。  宁小染做了一个长长的梦,这个梦也许是关于她和陈朝那个流氓色狼卑鄙的偷走自己初吻的家伙。梦里陈朝化身成为白马王子骑着一匹高大的马像一个骑士的来到他的前面,拿着一束鲜花,然后单脚跪下说嫁给我吧。宁小染没有来得及说答应,一股暴风就把陈朝给卷走了。  “不要。”宁小染突然叫了出来。  “小染,我在这里,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陈朝的手抓着宁小染的手,她的手有些冰凉。  宁小染张开眼睛,可是什么都没有看见:“陈朝,我看不见了,我看不见了。”  “我是瞎子了?”宁小染手指冰凉的问着陈朝。  陈朝紧紧的抓着小染的手,然后道:“小染,你的眼睛会没事的,医生说过段时间就好的。”  “小染。”  宁小染的父母终于赶到了医院。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宁小染一下就伤心之极。  “小染,叔叔阿姨来了。”陈朝知道现在是给他们一点的时间,然后走出去。  “能治好吗?”陈朝问着医生,刚才他只能撒谎说小染只是短暂的看不见而已。  医生有些为难的道:“病人的眼睛眼角膜受到了很大的重创,所以要……”  陈朝没有等医生说完,一把揪住他的衣领,虽然医生的身高要比陈朝要高得多,但是他一点反抗都没有,因为陈朝散发那种冰冷而危险的气息只觉得眼前的少年就是一只吃人的野兽:“我不想听到这样的话,如果医治不好她的眼睛,我亲自送你下地狱。”  这个作为本市最著名的眼科的医生一下就慌了:“陈少,不是我不想医治,我是很想医治的,但目前的水平。”  陈朝一把扼住他的脖子:“我说过我不想听?”  医生涨红着脸,这个人暴力到了极致:“我……我有一个朋友是在美国,我可以给他打电话。”  “你最好祈祷你的朋友能医治她的眼睛。”陈朝总算是有那么的一点放心,然后松了他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