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公室极乐宝鉴09

其实她是没办法,为了救弟弟而已,不是犯贱,我凭什么骂她?  看完离开医院,我向张小漫道歉,没想到她同时和我说对不起,那一刻我们都笑了,感觉好巧好滑稽。不过再滑稽亦不及我脑袋滑稽,给我做包扎那个医生不知道是不是实习的,包的特难看,头套又套不够正宗,看着感觉我脑袋特大,好几个路过的病人看见都笑了出来!  “走吧,我们回家。”张小漫挽着我手臂说。  “你……不去上班了?”我问了个白痴问题。  “你没听清楚黄并强的话?我被炒鱿鱼了,就算不被炒鱿鱼我也没脸再做下去。”看见我嘴皮子动了动想说话,张小漫仿佛知道我又要说对不起,她抢先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以后都不提了好不好?”  “好。”我想了想道,“那你弟弟……”  “我弟我会处理好,不用你担心。”  “不是,我是想说……”  “我真的会处理好,你脑袋受伤了就不要想那么多啦。”  “你让我说句话。”我从口袋里掏出支票,“我想告诉你我们有三十万救你弟弟了!”  张小漫惊愕的表情:“你那来的三十万?”她拿过支票看了一眼,在我回答前飞快又把支票塞回我的口袋,“我不能要你的钱。”  我把支票再掏出来塞给张小漫,用无比坚决的语气告诉她:“如果你不接受,我立刻撞墙去。”  张小漫犹豫了好几秒,然后说她会还给我的,再然后挽着我上了一辆出租车!  在出租车里,张小漫问我是怎么找到她的?  我告诉她拿到支票后去找她,结果看见她上黄并强的车。我怀着无比担忧的心情一路追,可惜没能追上。最后到了酒店一个个房间拍门,中间没少挨骂,后来的事情她都知道了!我挂彩了,印象中我第一次伤及脑袋,昨晚她没有了第一次,今天换我没有了,我们扯平了!  我说完,张小漫红着眼眶骂了一句:“傻瓜。”  把我送回家以后张小漫立刻又出门了,她要立刻赶去医院交钱让医生给她弟弟安排手术。这是大事,我没说什么,反而是她说,说晚上一定赶回来给我做饭,再给我弄个补脑汤。  我想如果这写的不是小说,呈现的不是文字内容,而是电视画面,你肯定觉得我是个神经病。因为往下的整个下午,我都坐在阳台里着对空气傻笑,一边抽烟,一边笑。我包着脑袋,眼看就知道伤得不轻,居然能笑出来,况且还丢了三十万,不是神经病是什么?  不过我想告诉你,我得到了比钱更加有价值的一个人,张小漫。  我无时不刻盼望着天黑,盼望着张小漫回来给我做补脑汤。然后陪我说话倾吐心声,那将是一幅充满着幸福甜蜜的画面。可惜我失望了,我一直等到大半夜,张小漫都没回来,打她手机,关机。  我的心情随着时间流动一分分跌至深谷。我已经放弃了继续打张小漫的电话,之前一遍遍听着那个播报客户关机的声音,我厌倦了、绝望了……  天开始亮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心寒的缘故,我感觉空气仿佛冷了许多!  我想,我是明白了,张小漫不会再回来了!她居然骗我,哈哈,这是什么事?她离开的时候还拿了钥匙,她说会回来给我做补脑汤。如果早想好了不回来,为什么还要给我希望?让我更加的难受吗?她于心何忍?  坦白说,我并不难受那三十万,我甚至想都没多想。钱而已,千金散尽复还来,没有了可以再赚。我是难受她骗我,她把我一颗爱她的真心绞杀得血肉模糊。  太残忍了,完全没想过我的感受,她如何能下得了手?  想着和她的这两天的故事,如此真实却又如此遥远,这种滋味好折磨。  我什么都不想干了,原本需要到医院换药,可是一个人没有了心情,还想什么换药?我连门都不想出。很饿了,快餐都没叫,我把冰箱里的啤酒全部拿出来……  一罐、两罐,我喝了起来,辛辣的味道从喉咙直达胃部。好舒服,真的好舒服,舒服的我大笑起来,虽然我不知道自己到底笑什么,但我真的在笑。  医生说我不能喝酒,不管了,我需要酒精帮助我忘记这两天的事情。  或者,等我醉醒,这最好是一场梦。可是,现实无疑很残忍,真实就是真实,你再不承认、不接受,它仍然存在。反正到了天黑,我醉醒了,仍然会不停在想,而张小漫,仍然了无音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