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巨乳姐妹双飞

一个礼拜六早上,我来到我干姐秋秋的家里玩! 干姐是我同学萍萍的姐姐,绰号叫奶瓶,两姐妹的身材都算挺不错的,屁股高跷,胸部高挺。 我常常到她们家做客,都会趁机到阳台欣赏她们姐妹两的乳罩,两人的胸部目视起来,都算挺有料的! 干姐秋秋的胸围比较大,都是奶罩型式的,拿下来仔细瞧瞧,38D的标签映入眼帘,不愧是干姐,这么大的胸部,握起来一定很爽。 而凉在旁边则是纯白色的少女型内衣,看来应该是我同学萍萍的,全都是白色的胸衣,没有罩杯Size,目测的心得,应该只比干姐小一些些而己,而这些运动型的白色胸衣蕾丝边缘,都一点点泛黄了,可能是捡之前干姐穿过的吧! 但晾在一旁的内裤就性感的多,不是蕾丝网纱透明的,就是丁字裤。 看来看同学是骚在内里。 而干姐的胸罩,有红色、黑色、紫色等,还有几件是无肩带的,但一旁的内裤,就保守的多,多半是些平口的棉质内裤,但看起来都非常的干净,好像没穿过一样! 猜想,干姐平常可能都没有穿内裤的习惯吧! 鼻子靠近两人的贴身衣物闻了闻,尽是些洗衣精的味道,可惜不是原味的了。 但抚摸过干姐的奶罩以及萍萍的薄纱小内裤,幻想着这些衣服所包覆的肉体,让我真想掏出老二,狠狠插爆这两姐妹。 这天早上,赶了大早来到干姐家里,干姐揉着刚睡醒的双眼,来帮我开门。 干姐的爸妈昨晚回南部老家去了,萍萍今天要上辅导课,要到中午才会回来。 所以今天只有干姐一人在家。 干姐开完门后,打着哈欠又回到房里,倒头就睡,要我自己坐坐。 本想来去阳台欣赏欣赏他们姐妹两的内衣裤,但看到阳台空空如也,觉得有点点失落。 来到浴室,却给我意外的收获,原来干姐昨晚没洗衣,姐妹两的原味内衣裤正放那。 这时想起这时干姐还在睡! 于是便拿起两人的原味内衣裤闻了闻。 干姐的白色棉质内裤,一点味道都没有,果然猜的没错,干姐没穿的内裤的习惯,只是怕被家人发现,所以就丢到浴室里去洗,拿起干姐的紫色胸罩,凑近一闻,一股汗臭混合著少女体香,老二跷的老高;再拿起萍萍的薄纱小内裤,看到包覆著私处部位,几根阴毛还残留在内裤上。 拿近一闻,一股刺鼻的味道,少女私处的味道,还是第一次闻到。 龟头涨到受不了,就将萍萍的薄纱内裤套在头上,将包覆萍萍私处的部位,罩着鼻子,一手抚摸著干姐的奶罩,一手套弄老二,幻想着一手抓着干姐的奶子,老二插著小穴,由于太过刺激,没几下就喷射而出。 将浴室收舍完毕之后,离开浴室来到干姐的房门口,轻轻扭开干姐的房门,看到干姐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刚刚开门时没注意看,干姐只套著一件大T恤,黑色奶罩的蕾丝印蒙眬可见,白晰的大腿外露,此时我想到干姐几乎是不穿内裤的,突然有种想干她的冲动,虽然刚刚已经打了一枪,但仍抑制不住性的冲动。 干姐睡的很熟,我小心的将房门反锁,干姐的房间隔音不错,关上门之后,外面很难听到里面的声响,刚好附近的邻居也都不在家,真是天赐良机,打算趁此机会,把干姐给强奸了。 悄悄来到干姐床尾,视线来到干姐的两腿中间,大T恤向上翻起,黑拗拗的森林下,是干姐的美穴,小小翼翼的将干姐的两腿向外分开,粉绝色的阴唇映入眼帘,一条小细缝内,就是令男人消魂的美穴啊! 我拿出打手枪用的润滑液,涂满整根阳具,爬上干姐的身上,将龟头顶在干姐的阴道口,此时干姐被我的动作弄的有点醒来,我见机不可失,两手向前一抓,用力捏住干姐38D的大奶。 干姐此时被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来,只感觉胸前一紧! 张开眼见到我,一时还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就感觉到下体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痛楚感。 秋秋知道,那是处女膜破裂的痛楚感,而且,还是是被干弟的懒叫给顶破的。 干姐被此时的景像给吓呆了,竟忘了要反抗,任凭我不断的顶着她,因下体的疼痛,两行清泪直流。     我两手抓着干姐的胸脯,下体不断的摆动,将大肉棒来回抽插著干姐的紧屄,说著:干姐,妳的奶子好大,鸡巴穴好紧,好舒服喔! 大肉棒被干姐的阴穴紧紧的包覆著,阴道深处一阵阵强烈的吸入感,每每当我的阳具抽出时,又深深的干入。 龟头上虽然涂满的润滑液,但干姐阴道紧窄的程度,让我进入时也受到一些些阻拟,但腰力够,感觉顶破了一层薄膜,就干的尽根而入,阳具插入秋秋的阴道之后,秋秋张大口直喊痛。 心想,干姐该不会还是处女吧! 奋力的进出著干姐的阴道,一丝丝的处女落红,随着阴茎的抽插而带出! 得意的看着干姐:干姐姐,原来妳还是原装货喔! 刚好,我也还是处男,刚好让我帮妳开封,享受转大人的感觉吧! 顺手抄起干姐脱在一旁的白色棉质内裤,擦拭著秋秋阴唇上的处女血,做为干苞的证据。 放下内裤后,将秋秋身上的T恤拉起绕过头套在后颈上,此时干姐的两手由于衣服的束缚,往左右一摆,整个人呈一个大字型。 但高耸的奶子,被一件黑色无肩带的胸罩包覆著,黑色奶罩衬托著雪白的乳房,两手开始抚摸秋秋的胸部,下体奋力一顶,插到底之后,就暂停了活塞动作。 一双魔掌搭上了干姐的奶子,隔着奶罩按抚著,这对奶子坚挺而有弹性,少女的肉体果然就是不一样! 隔着胸罩摸了一会儿,有点不过隐,两根手指头从奶罩上缘申进去,夹住干姐的奶头,干姐则是因为我下体的动作暂停了,得以喘一口气,沈浸在我的爱抚,而渐渐的发出伸吟声,而当我的手指头碰触到秋秋的奶头时,秋秋像是触电般的抖动着身子,发出更大的申吟声! 是该让干姐的奶子出来透透气了,由于干姐今天穿的奶罩是属于前扣式的,很容易的就把内衣的扣子打开,两个乳罩向外一翻,雪白的乳房蹦了出来,38D的豪乳由于失去内衣的支撑而扩开,形成饱满而圆润的球形,两点小巧而粉红的乳头耸立著。 我趴上去,用嘴整个含住干姐的奶头,开始品尝著干姐的奶子,当我一吸吮到秋秋的奶头时,干姐开始扭动着身体,但不动还好,一动又我插在她下体的男根进出了一下,由于刚开苞的阴道里,残余的处女膜会被我龟头的折花碰触到,再次抽动阴道里的痛楚神经,让秋秋停止了身体的摆动。 但我仍不放过她,不光是用嘴含着干姐的奶,还用舌头开始触碰著秋秋的小奶头,绕着乳晕打转,另一手也没闲著,也用指缝间夹着另一边奶子的奶头揉动着。 干姐被我的舔的下体开始分泌爱液,感受阴道暖呼呼的。 抬起头看着秋秋说:干姐,妳的奶子好大,好好吃喔! 舔的妳很爽吧! 妳的鸡巴穴都溼了,想不想被干了啊! 让我用大肉棒插插妳。 让妳爽一下吧! 秋秋抿著嘴不说话,但脸面绯红,看来是动了情了。 我说:不回答就是默认囉! 好~开始好好干妳囉! 说完就开始奋力抽插,阴道里多了秋秋的爱液润滑,抽送过程顺利的多,溼溼滑滑的,真是舒服,秋秋被我干的玉腿乱伸,不断的伸吟,狂拉猛抽的三百多抽之后,秋秋身体战抖著,阴道开始强力收尝,一股精水冲击著龟头,我让干姐达到了人生第一次的高潮,而我也加紧速度,阴茎猛抽著,龟头一麻,精门一开,一股滚烫的阴精疾射而去,直达秋秋的阴道深处。 干姐不仅被我开了苞,还被我内射,算是被我彻底玷污了,射完精后,感觉有点累了,就趴在干姐的胸前,边抚摸著乳房,略事休息。 但阴茎仍舍不得抽出来,继续将阴茎泡在干姐的阴道里。 休息了一会儿,起身将阴茎抽出秋秋的阴道,原本的小细缝由于被我的大阳具给开发了,无法紧闭而微微张著,刚射进去的精液混合著秋秋的处女血,缓缓的从阴道口流泄而下,沾染了大腿内侧及床单,而我的龟头也沾染著一圈红红的液体,审视著自己的作品,不楚有点得意。 望着躺在床上的干姐,得意的亮了亮自己的老二说:干姐,恭禧啊! 开封了,正式告别少女成为真正的女人啦! 妳看,就是这根大肉棒帮妳开的苞,顶的妳舒服吧! 将阴茎上的处女血,用干姐的白色内裤仔仔细细的擦拭,并将胸罩及刚刚的内裤收好留做纪念。 干姐姐梨花带泪的对我说:干弟弟,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还夺走我的第一次。 也不轻一点,弄的我痛死了。 我说:好姐姐,妳也没损失啊! 我破了妳的处女身,妳也吃了我的处男鸡巴,咱们算扯平啦! 而且,我不只要夺走妳的第一次,我还要第二次、第三次,好好的干妳几十次、几百次。 哈~哈~哈~。 边说边向秋秋靠近,干姐惊呼:不要! 我将秋秋翻过来跪趴在床上,抬起屁股,两片阴唇微微张开,一对竹笋奶向下立著,我使用将军骑马式,两手握住秋秋的奶子,噗滋一声,又将我的大鸡巴给插进秋秋的阴道里。 干姐伸吟出声:喔~。 阴茎进出著秋秋的阴道,两片阴唇被我干的向外翻,每次的撞击,小腹碰撞著干姐的屁股,啪啪啪的声响回响在整间房间,伴随着干姐的伸吟的声,好一幅咸溼的情境。 而干姐则是被这种背后式的不确定,以及被人强奸的感觉,才插个百来下,阴道就一阵收缩,干姐很快就达到人生的第二次高潮。 我则停止了抽插的动作,享受干姐高潮时,阴道收缩的压迫感,只顾将阴茎泡在干姐的阴道里,两手继续搓揉着奶子。 干姐抽畜完之后,两手无力撑起,手一软就趴在床上,而我顺势往前一趴,趴在干姐的背上,两手继续握著干姐的奶子被压在床上,下体就开始继续活塞动作。 秋秋又开始了伸吟声:喔~我的好弟弟~别再搞我了~我快死了~喔~喔~喔~好爽~爽死我了~放过我吧! 不要再搞我了。 干姐真是淫荡啊,才刚开苞,就知道肉味了,怕被干又想被干,看来今天一定要好好征服她了。 就加快了抽插动作,干的干姐伸吟声加剧,就在干姐第三次高潮的时候,我也同时在秋秋的体内射精了。 退出阳具之后,阴道口发出波的一声,刚射进去的精液,从阴道口倒流出来,沾染上床单,满意的欣赏著自己的作品,干姐则是被干到腿软,无力的趴在床上,我慢慢的抚摸著干姐的背,偶而偷滑进胸口,在干姐的胸脯上摸了两把。 摸了一会儿,干姐起身面对着我两腿大开,手伸进跨下一摸,两指沾了些在阴道口的精液,举起手到面前一看,媚眼的看着我说:坏弟弟,我的身子让妳破了不说,还让你彻底给玷污了,居然还射进来了。 我说:哈~我的好姐姐,射进去的精液,就当做我给您破处的礼物吧! 这礼物以后要多少有多少,随时跟我要都可以射给妳。 说完就把干姐推倒,准备再次将老二插进干姐的阴道里,干姐此时开始有点点反抗:好弟弟,放过我吧! 我不行了,让我休息一会儿吧,求求妳了。 我丝毫不理会干姐的求饶,硬是把龟头给顶了进去,干姐嗯啍了一声,就闭上眼享受我的冲刺,由于刚刚已经射了两次,这次显的特别的持久,干的干姐高潮了三次,几乎要昏了过去,但却又十分享受我的抽插,两腿勾着我的腰际,两手害臊的紧夹着自己的奶,两乳形成的乳沟,非常迷人。 最后闷啍一声,再次将精液射进干姐的阴道深处。 此时我了解,我已经彻底征服了干姐姐了,起身帮忙干姐收舍收舍,床单上落红点点,混杂着射进去的精液,干姐的两片阴唇被我干的都红肿了,看来今天是不能再骑她了,扶著干姐到浴室洗澡,帮她洗背,洗奶子,洗阴唇,弄的我超想在浴室把干姐再骑一次。 跟干姐一同泡在浴缸里,洗个鸳鸯浴,顺手抄起在一旁的原味内衣裤,询间干姐那一件奶罩是她啊! 干姐说那件紫色的奶罩跟白色棉质内裤是她的,也说到自己不喜欢穿内裤,所以那件内裤一直都很干净。 我拿起萍萍的内衣裤问:那这套应该是妳妹妹的吧! 没想到她的奶罩这么保守,但内裤却这么的骚啊! 问妳,妳妹的奶子有多大啊?有没有像妳的这么大啊?边说边伸手去抓干姐的奶子。 干姐说:那套是我妹妹的,那件胸衣是我以前穿过,留给她,但内裤是她自己去买的,说正格的,她的内裤都挺性感的,只是我不爱穿内裤,所以就没有那些特别的内裤,而我妹的奶子比只我小一些些,但也有C罩杯,跟妳说喔! 我妹也还是处女喔! 你可不能碰她喔! 我听完一手伸到干姐的跨下,去抚摸干姐的阴唇说:干姐,妳的阴道这么的紧嫩,干妳都来不及了,那有空去搞到妳妹。 嘴巴上这么说,心理可不怎么想,心想:早晚搞定这两只处女鸡,把萍萍搞上了,以后在学校,每天想搞她就把她拖到厕所里去搞! 一边摸著,老二又跷了起来,就把干姐用新娘抱抱进房间里,此时我故意走错房间来到萍萍的房间,将干姐放在床上,由于前几次都是用强硬的方式上了干姐,这次该好好挑逗一下干姐,大鸡巴跷的老高,但不急着插进去,用嘴在干姐,脸庞、粉颈、乳房、奶头来回的亲吻著,亲的干姐酥养难奈,两颊红润,嘴吧一路向下走来到干姐的跨下,亲吻著干姐的大腿内裤,干姐痒直发抖。 在阴唇上亲呼了一口气,干姐被呼的直发抖,两片粉红色的阴唇又开始红润了起来,一口吻上干姐的骚屄,舌尖在干姐的阴蒂上画圆挑着,舔著舔著,干姐的骚屄居然开始分泌出爱液,干姐开始发情的喊著:好弟弟,快~快给我,求求你,别再逗我了。 干姐被我挑逗的发浪了,骚屄想被干了,我将干姐的两腿抬起架在我的肩膀上,将龟头顶在干姐的阴道口沾了沾,利用干姐的淫水当润滑液,将我的大鸡巴干了进去。 干姐张大口喔的一声,一脸满足的表情,刚刚的欲望终于得到了满足,我也毫不示弱的开始挺枪猛干,干姐的骚屄淫水泛滥,溼溼滑滑的,刚开苞的阴道还非常有弹性,紧紧的包覆着我的阳具,每次的插入,感觉将干姐的阴道给完全顶开,老二抽出后,阴道又富有弹性的紧闭,让我每一次的深入,都有劈山破石的快感。 两手紧握著干姐的大奶,满满一手,饱实的肉感,更刺激着我的感官。 干姐被我的出神,丝毫没听到开房声,其实这就是我的目的,此时的时间接近中午,我知道萍萍快要回来,所以故意将干姐抱到萍萍的房间,等萍萍回到家进房间时,一定会看到这场活春宫,这样,我就可以用怕萍萍告密为,将萍萍这只处女鸡给干了。 房门打开,干姐转过头看向房门口,看到萍萍一脸惊讶的站在门口,惊呼出声,我则不理会的继续埋头猛干,干姐两手摀著脸喊著:快停下,不要~不要再干我了~快拔出来。 萍萍冷著脸转身离开,我则继续埋头猛干,直到射精,干姐则是好像秘密被发现的紧张感,居然也达到了高潮。 干完后,干姐怨恨的看着我:你看,让我妹妹看到了啦! 怎么办,万一她跟我爸妈讲,我就惨了! 我说:怕什么,知道就知道,又如何。 干姐害怕的快哭出来了:不行啦! 如果被知道了,会被打死的! 我顺势而说:那~只好把妳妹一起给干了,这样她也有把柄在我们手上,就不怕她去告密了。 干姐很认真的想了想,勉强的点了点头,旋即又会意过来说:你这个死相,这该不会都是你算计好的吧! 想趁机把我们姐妹都给上了,是不是! 看着干姐有点点生气又有点无奈的表情,我说:没啊! 妳妹身材又没妳的好,我只想干妳而己! 把妳妹骑了,还不都是为了妳,妳不高兴,那我就不去动她就是了。 做势又要准备开始埋头大干,干姐连忙阻止:好好好~我相信你,今天别再干我了,我的下面都被你干到肿了,走路的姿势都不对了,会被看出来的,你快去搞定我妹吧! 免得她跑出去,就麻烦了。 我故做一幅很为难的表情:那好吧,我那就先去搞定妳妹囉! 干姐看着我又好气又好笑的:是是是,我的好弟弟! 待会你得轻点,我妹还是个处女,别太用力! 还有啊! 她裙子里只有穿丁字裤而已,可以帮你省些事。 我低头吻了一下干姐,起身挺著高跷的大老二走出房间,来到客厅,看到萍萍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电视,转头看到我光着身子,挺著大老二,冷冷的看着我不说话,我慢慢的靠近她,萍萍开始紧张起来,惊呼:你要干嘛,转身想要逃,我急忙扑上去,将萍萍按趴在沙发上,萍萍的高跷的屁股对着我,萍萍转过头冷冷的看着我:你要干嘛! 我按压着萍萍对她说:我刚刚破了妳姐姐的处女,还没戴套射在妳姐姐的体内了,现在轮到妳了。 萍萍略带害怕又有点点冷冷的说:你敢! 。 啍~我怎么不敢,掀起萍萍的裙摆,一件白色丝质的小丁裤映入眼帘,两片粉红的阴唇夹着白色丁字裤档,这种小内裤对于展现少女的体态是非常有帮助的,但对于保护少女的贞操,则是一点用处也没有,一手拉开夹在两片阴唇上的丁字裤档,两片阴后紧紧的宛如处女般的闭合著,我用龟头顶开萍萍的两片阴唇,寻找著阴道入口,两手扶著萍萍的腰,腰用力一摆,利用她姐姐的淫水当润滑液,噗滋一声,就干了个尽根。 萍萍转头,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我,没想到我真的干了她。 我将阳具塞入了她的处女阴道,我则沈浸在破处瞬间突破处女膜以及处女阴道的紧实感。 底头审视两人密合处,一棒大肉棒从股间深入,顶开两片阴唇,插入阴道深处,处女落血溅射而出,沾染上萍萍的玉腿及雪臀上,腹部碰触在萍萍富有弹性的屁股。 萍萍只感受到下体传来一阵强烈的撕裂感,一根火热大肉棒将下体顶的胀胀的,处女花蕊惨遭催残的悲痛感侵袭著萍萍的心理。 萍萍恶狠狠的瞪着我,面对这个高傲的处女,我打算用强力侵犯的方式来征服她,扶着她的腰也回瞪她说:敢瞪我,看我么干妳。 说完,开始用力的抽插。 每次的抽出,萍萍的阴道就好像一个真空的吸管,极力的吸著;但深深插入时,紧窄的阴道被我的大龟头给狠狠顶开,阴道壁紧紧的包覆著整根阴茎。 萍萍只受到火烫硕大的龟头顶进自己的阴道深处,暴力的撑开自己的阴道,退出时,龟头的折花刮著阴道里残余的处女膜,令萍萍疼痛难奈,但随即又是一阵被塞满的充实肉感,快感与痛感交互侵袭著萍萍的自信心。 萍萍渐渐屈服强暴的暴力,眼框开始飙泪求饶:好痛~求求妳,停下来,不要再弄我了,好痛~伸手想要来推开我。 我得意的瞧着她:敢瞪我,我说过会好好干妳,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还敢不敢瞪我!边说边用力的开发著萍萍的处女地,萍萍别过头去,不敢看我,低声说道:不敢了,好痛~你快停下来,我快痛死了,我不瞪你就是了。我说:求我啊!萍萍说:求求你,快停下来! 啊~痛~。 听完,我将阴茎奋力的最后一刺,深深的插入萍萍的阴道,停止了阴茎的抽插动作,俯身趴在萍萍的背上,两手向前一抄去握住萍萍36C的奶子,在她耳边说:好~我那就先停下摸摸妳的奶子吧!哇~妳的奶子也不小耶~多大了啊!萍萍底头啜泣不理我,我两手握著奶子,下体又开始猛力抽插。 不理我是吗?那我就开始干妳囉!萍萍一发觉我又开始抽插了,急忙回答:36C        我说:什么东西是36C?停下了抽插动作,此时萍萍知道如果不顺着我的意,马上就会有一阵狂暴的抽插。 萍萍边啜泣边回答:我的胸部有36C。 我边搓揉着萍萍的奶子一边说:喔~有这么大啊!有没有骗我啊!让我看看没有骗我,来~把上衣脱掉吧!萍萍顺从的让我帮她把上衣脱掉,动作过程中,老二始终没有抽出萍萍的阴道,脱衣动作中,多少会让阴茎在萍萍的阴道里动了动,萍萍怕痛的放缓了动作。 看着跨下的女人在我面前脱衣,别有一番风味,萍萍把上衣脱掉了,露出白色的胸衣,胸衣的蕾丝边缘早已有点泛黄且松弛,从腋下依稀可见萍萍的乳球,魔掌从胸衣的下围攻入,一双魔掌肉贴肉的,触摸到萍萍的奶子,用食指与中指缝夹弄著萍萍的奶头,萍萍像触电般的抖动了一下。 娇嗔的喊著:不要,好痒。听到萍萍说不要,两手离开萍萍的胸前,扶著腰又开始活塞动作说:不要是吗?不给摸奶,又就干妳的鸡巴穴吧!开始猛插了几下。 萍萍又开始哀嚎说:不要~啊~不是,让妳摸,求求妳,让妳摸!我挑逗著问:让我摸,摸什么啊?边说边停下了插穴动作。 萍萍羞红了脸,低声说:让你摸我的奶子。我说:求我!萍萍:求求你摸我的奶子。我说:好啊~是妳求我的,那我就不客气了!两手又攀上萍萍的双峰,边摸边淫笑着,知道算是搞定这娃儿了,接下来就是把她挑情挑起来后,狠狠插完后,再把精液射进去,就算玷污了她,让萍萍成为我女人。 头从萍萍的腋下来到胸前,张嘴含住萍萍娇小粉红的奶头,不断的吸吮著,舌尖对着奶头不断画圆打转,舔的奶瓶开始伸吟,萍萍的骚屄也开始暖和起来,慢慢的有些淫水开始流了出来。 一手开始伸向萍萍的私处,抚摸萍萍的两片阴唇一掏,竟然是溼滑滑的,萍萍的淫水开始流出来了,手指经经的搓揉萍萍的阴蒂,萍萍的伸吟声又更大了,欲拒还迎的不知如何是好。 我在萍萍的耳边轻声说:奶瓶,想被干了吗?想被干的话就求我啊!我一手横抱在萍萍的胸前抓着她的奶,另一手则是在萍萍的私处,抚摸著萍萍的阴蒂,萍萍被挑逗的低声伸吟,两颊绯红,双眼迷蒙,低声说道:干我。 我故意装没听到:什么?听不清楚! 大声点!萍萍春情泛滥的说:干我,求求你~快干我!看来这骚货已经发浪了,接下来就要好好干了,我示意萍萍趴下去,我两手向前一抄握住萍萍的奶子,腰跨开始扭动,阳具也开始在萍萍的两片阴唇中进进出出的,多了淫水的润滑,让抽插的过程顺的多,感觉阴茎泡在一个溼溼软软的肉圈里,被紧紧包覆著,温热的淫水冲击著龟头,让我非常的舒服。 看萍萍开始适应了,开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快速的进出著萍萍的阴道,淫水被干的白稠牵丝,萍萍低头闷声的伸吟著,猛干了一会儿之后,萍萍的阴道开始收缩抽搐,我知道这是女人高潮的前兆,就狠狠的猛力插了几下之后,将阴茎泡在萍萍的淫水里,享受着萍萍生平的第一次高潮。 萍萍高潮后无力的趴在沙发椅上,身体一抖一抖的享受高潮余韵,这骚货爽到了,可我还没爽完,扶著萍萍的臀部,开始狂轰猛插,萍萍又开始发出高昂的伸吟声,眼睛余光一瞄,看到干姐倚著墙站在旁,两腿交叉著,但刚射进去的精液还到从阴唇到流出沾染在大腿上。 我与干姐四眼对望,但下体依旧不停的干着她妹妹,这种情境还真是淫猥,狂干了百来插之后,终于用将军骑马式,龟头在萍萍的阴道里爆发,将精液射进了萍萍的阴道里。 享受着龟头的抖动之后,依依不舍的将阴茎退出萍萍的阴道。 萍萍的两片粉红色的阴唇,因为刚被大阳具摧残而无法紧闭,微微张著,刚射进的白色浓稠精液,倒流出来夹在两片阴唇中间。 我将萍萍用新娘抱起来,抱进她的卧室,示意干姐也跟进来,将萍萍放在床上,采用回魂针式,将又阴茎插进萍萍的阴道,而干姐则是趴在床边看着我,干着她的妹妹,萍萍则是双眼紧闭,享受着鱼水之欢。 二、三百插之后,与萍萍一同到达了高潮,萍萍阴道的收缩将我的阴茎好像海绵般的,紧紧压榨,将最后一滴精液都给挤了出来。 我示意干姐躺上来,很满意的搂着两人略事休息。 三人挤在床上略事休息之后,两手扶著两姐妹的腰来到浴室略做清洗她们被我糟蹋过的下体,两手当然不安份的在两姐妹的身上游移著,我坐在浴缸旁,示意两姐妹蹲坐在我跨下,准备为我口交,令秋秋开口含住我的大龟头,萍萍用嘴吸吮着我的懒蛋,两手捧著两女的大奶子,手掌传来充实的肉感,满满一手,令我爱不释手。 秋秋舔了一会儿,就换萍萍吸龟头,我令秋秋站起来,一手从干姐的背后环抱着她,将我脸埋入干姐的乳沟里,一手搓揉着干姐的阴唇。 龟头还插在萍萍的小嘴里被吸吮著,马眼一麻,一股阳精激射而去,萍萍感觉一股腥臭灼热的液体射向喉咙,惊讶的想要躲开,小嘴刚离开我的龟头,第二波的精液随即射向萍萍的脸上,萍萍闪躲不及,一股精液射在萍萍的脸庞,别过头两手推拒著,后几波的精液却射向萍萍的乳房,滴落在萍萍的乳沟里。 我对萍萍说:别怕别怕,这是上天财给女人的恩物,刚刚在妳底下的小口射出来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的。看着萍萍脸上滴著精液的模样,令我有种欺负她的快感。 转头对秋秋说:干姐,来换妳含了,别像妳妹那样浪费了我的精液,这可以养颜美容耶,记得要全部吞下去喔!干姐一脸羞红的说:瞎说。说完便蹲到我的两腿间,两手轻轻的扶起我的小弟弟,整根含入嘴里。 接着令萍萍来到我身边,牵着她的手捞起滴落在她乳沟的精液说:来吞下去吧! 有丰富的蛋白质耶!萍萍闻了闻,还是觉得腥臭难闻,不敢放入嘴中。 我一手便掏向萍萍的跨下,中指插入萍萍的阴穴里,抠出一些刚刚射进去的精液说:来,快吃,如果吃不果的话,底下还有不少。萍萍一脸害怕的抗拒,我便不再欺负她,要她去清洗一下,我则专心的享受着干姐为我口交。 萍萍清洗完了之后,来到我的身边,我就像刚刚对干姐那样! 搂着萍萍的腰,将我的脸埋入萍萍的乳沟里,一手掏著萍萍的私处,再加上干姐的好口技,很快的就在干姐的嘴里发射,而干姐则是非常专心的吸吮著,将我射出的精液一滴不露的给吞下去了。 我笑着说:奶瓶,妳看,妳姐真厉害,精液一滴不露的全吞下去了,一点都没浪费,妳要好好学着啊! 之后便将两姐妹带到浴缸里一起洗澡,我让两姐妹服待着,为我擦背洗胸,我两手当然也不客气的在两姐妹身上游移著,弄的两姐妹咯咯的笑着。 洗完澡后,三人因为刚刚的大战,早已饥肠鹿鹿,便打电话外叫寿司来吃。 不一会儿,寿司送来了,寿司以及清酒放满了一桌,两姐妹依偎在我身边,准备开动了,三人早已饿到不行,吃了几个寿司后,我让干姐为我倒了一杯清酒,我拿起酒杯将酒倒进嘴里含着,将干姐拉过来嘴对嘴,就把清酒灌进干姐的嘴里,来个热吻,也顺便将干姐的初吻给夺走。 意犹未尽也对萍萍下手,利用灌酒的方式,也将萍萍的初吻给夺走! 此时想起电影里说的残废餐,便依样划葫芦,要干姐拿起一个寿司放在她的乳沟里,两手往胸前挤出一条深沟,深沟上放著食物,我张嘴吞下寿司,意犹未尽的舌头探索著干姐的乳沟。 一旁的萍萍也有样学样,也拿了一个寿司放在她的乳沟上,将我的头按向她的乳沟,吃完寿司后,舌头也在萍萍的乳沟里探索著,两手则是在两姐妹的跨下掏弄著,两女都换穿了丁字裤,阴唇上的布料非常的窄小,轻易的就抚摸到阴道入口。 就这样边玩边吃,吃完晚餐后,三人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略事休息,但我的两手却没停过,一直在两姐妹的身上游移著! 不一会儿,两姐妹又让我摸的春情泛滥,搂着两姐妹进到房间,示意她们两人趴在床上,臀部跷起,两个迷人小穴口泛著淫水在我面前等着我的阳具插入,我将大龟头轮流塞入两姐妹的阴道里,直到在两人的阴道里又泄了一次之后,才抱着两人倒在床上呼呼大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