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公室极乐宝鉴96

余婷听后,也对冷颜玉抱有深刻的同情,“她的心里一定很黑暗,可能是身边没有亲人来温暖她的心,所以越来越冷漠吧。”余婷深有语焉的说道。  我也赞同的点了点头,然后我们暂时撇开了冷颜玉的事情,开始集中朝着菜市场进攻,我们今天的晚餐就全靠它了。  只是在我们转过身去的时候,没有注意的是,在我们的身后墙角处冷颜玉正静静的站在那里,一直看着我们离去,她的手上还拿着一个打火机把玩着。  余婷跟我说她没逛过菜市场,可她砍价的本领却真的是与生俱来,二十块的猪脚让她砍刀了16块,这还不是值得惊讶的。更奇特的是卖鱼的那家我是认识的,菜市场出了名的抠门,没想到却随鱼还奉送了我们一条鱼。  我当时去选虾了,所以没顾上看她如何砍价,事后问余婷,她却只神秘一笑,“做了坏事的人心虚,所以我们只要抓住他的弱点,怎么整都行。”我听了还是一头雾水,人家只不过卖鱼的,能做什么坏事啊。  余婷见我这样,忍不住哈哈一笑,然后说,“你看我手里是什么?”我看了一眼,随口道,“不就是一个电子称嘛,有什么奇怪的。”  “是啊,电子称的功能你也知道吧,我可是准备好久了,就是一直没派上用场,今天算是物尽其用了。”余婷得意的一笑,然后道,“刚那卖鱼的想坑我,至少蒙了我们二两的称,你知道么?”  我茫然的点了点头,余婷扑哧一笑,“你这傻帽,我一拿出电子称一称,对方就蒙了,然后乖乖的送多一条鱼给我,还答应以后绝对不蒙骗人了。我可不是好惹的,他再这样骗消费者,我一定抓他去警察局备案。”  汗滴滴,逛个菜市场也能扬善惩奸,估计也只有余婷这个女人了。虽然觉得不以为然,不过对于她好打抱不平的行为还是很赞许的。  这晚我破例下了次厨,自打跟三女一起合住后,我就没下厨的机会了,其实我的手艺那是很不错的。  “秦天穷,你真是牛人啊,做的饭菜比我爸爸的还要好吃几十倍,真好吃,特别是这红烧鱼,特别的嫩。”余婷嘴里塞满了菜,含糊不清的说着。  我好笑的摇着头,然后递给她一个纸巾,示意她待会擦擦嘴,她接过去不好意思的笑了。我也宠溺的一笑,跟余婷呆在一起很轻松自在,仿佛没有烦恼般,这无关乎性或者其他,这样的时光要是永远停住该多好。  吃晚饭后,我们一起看了会电视,余婷开始呵欠连天的,我催促她赶紧去睡,她居然用一个羞答答的眼神瞄着我,我心里开始忐忑起来。  果然,她说,“今晚,我们一起睡吧。”我惊的跳了起来,虽然刚刚就有心里准备了看,可当真听到这样的话,心里还是非常的震惊。  我摸不准她这句话的真实性,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如果拒绝呢,自己心里也有少少的失落,也伤人家女孩子心不是。可冒然同意呢,显得自己太轻浮,而且万一她是试探我的呢?  唉,我很纠结的做不了决定。  我这厢纠结的同时,余婷已经累得打了几个大大的呵欠,她是真的困了。“快点啊,怎么不动呢,我一个人睡怕,所以才提议跟你一起睡的,你别想歪了啊。”余婷开始催促我快点去睡。  我才突然发觉自己高估了对方的智商,她以为跟一个成年男人躺在一个床上不会发生点事情?就这么放心把自己交给我么?  睡就睡吧,反正如果她无意我也不会勉强的,万一到时候她控制不住自己要扑到我,我也不会反对的,我心里暗笑道。  这个谜一样的女人,在我今后的生活着却是占据了重要的作用,她几次救了我的性命,只是我现在不知道罢了。  跟余婷相处的这几天,发现她是一个心无城府的女孩子。虽然有时候有点多愁善感,不过那都是她想起她妈妈的时候。我从没有见过余婷的妈妈,她也很少跟我提起。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处是别人不能触及的,我尊重余婷的这个**,所以也从不主动问起。直到这一天的来临,我才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这天,余婷去超市买点东西,我正在客厅悠闲的看电视。这几天因为担心对方会再次找我,所以我都尽量不让余婷单独出去,我们都很少出门,至少在自己家里,对方就算出手还是有所顾忌的。  今天是余婷大姨妈来了,家里没有这个东西,所以她才急匆匆出去买的。她走后,我眼皮老跳个没完,心想是不是她出事了,我正准备起身出去看一下,结果就在门口看到了一个美丽高贵的女人。  这个女人看着有些熟悉,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她穿着一套合身的黑色连衣裙,戴着镶嵌着一排珍珠的圆帽,奇怪的是,在这个冬日里,居然还戴着一副墨镜,整个人看上去不过三十多岁,神秘又奇怪。  我在门口呆了半响,才想起要问她是谁,没想到她却先开口了,“你是秦天穷吧,我可以进来坐一下么?”  我突然醒悟过来,然后连忙侧身一让,“请进。”  这个神秘的女人倒也不客气,径自走到沙发上坐下来,然后取下墨镜,看着我。我突然明白了,这个女人为什么看着熟悉,她跟余婷几乎长的一模一样,只是岁数比余婷大了些,她们像姐妹。  可我没听说过余婷有姐姐或妹妹啊,她家里就她一个,难道,想到这里,我心里一惊,她不是不管余婷了么,如果真是她的话,那她此刻来我家里,是为了余婷搬来我家里的事?  想到这里我心里又是一惊,我决定还是采用我的老办法,以静制动,她不说话,我也保持沉默。  良久,对面的贵妇人仿佛拆穿了我的把戏,她微微一笑,“你不用紧张,我是婷婷的妈妈,你大概也知道了吧。”她说完后,看了我一眼,然后又语气担忧的说,“婷婷离家都四天了,我和她爸爸非常担心,所以才过来看看的。”  “哦,那您是怎么知道我家的地址的?”我有点奇怪这个,毕竟如果不是跟踪我,或是请私家侦探来帮忙,也不会能随便的就知道一个陌生人的住址吧。  “呵呵这个对于我来说不算什么,你放心,我绝对没有派人跟踪你或是监视你,也绝对的不会做伤害你的事情。我今天来只是想知道婷婷在你这里过得如何,你们发展到哪一步了?”余婷的妈妈美丽的脸上流露着担心。  我觉得余婷的妈妈并没有她说的那样不关心她,从她这么老远赶到这里来看女儿,我就觉得她一定有她不得已的苦衷才会那样对余婷,并不是真的不爱她。  想到这里,我露出会心的一笑,“伯母,其实余婷也只是暂时过来住几天,稍后她就会回去了,您不用担心。”我不知为何开始对面前的这个女人有了点好感。  “还有,我会真心对余婷好的,我们在一起很开心。”只是我给不了她什么承诺,我已是有孩子的人了。这点我没有明说,该知道的以后总会知道,不急在一时。  “恩,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多了,婷婷打小我就没怎么照顾她,所以亏欠她很多。以后照顾她的重任就托付给你了,我相信自己的眼光,你是个可以值得托付终身的小伙子,伯母就拜托你了。”余婷的妈妈很真诚的看着我说道。  我心一热,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很感谢她的信任。  “其实,伯母有时间可以来这里看看,余婷经常跟我提起您,她希望您能多抽点时间陪在她身边,她说您不太关心她。”我之所以这么说,一方面是帮余婷说出她内心的想法,一方面也是为了试探看看她妈妈是不是真的在意她。  “这孩子是这么跟你说的?”余婷妈妈眼睛都红了,我不忍心她如此,于是便安慰道,“可能她还没体会到您的心意,所以才误会了,其实有哪个做父母的不希望常常陪在孩子身边呢。”  “不是误会,我是真的亏欠婷婷太多了,她小的时候我没时间陪在她身边,她稍大些,我身子又不好,而且很多事情都没办法跟她说清楚。还有我跟她爸爸也一直有矛盾,所以……”余婷妈妈沉浸在过去徳思绪里,语气很是伤感。  其实我是最见不得女人在我面前哭了,我感觉她好像是想哭的样子,便赶忙转移话题,“伯母,我看您庭院里种的花草很美丽,您对园艺很在行哦。”  “是的,你可能不知道,我培植的很多花草是可以入药的,小时候,婷婷有次贪玩被蛇咬到还是我拿花草救治的。”余婷妈妈回忆起来,脸上渐渐浮起了一丝笑容。  汗滴滴,那么漂亮的花草居然是药材,真是人不可貌相,花草也不可以只看皮相啊。  “伯母,您懂药材么?”我好奇的问道。  “我以前,以前就是做这行的,所以懂点。”余婷妈妈好像在隐瞒我什么东西,不太愿意谈起她的以前,我也识相的不再提起。  又聊了一会,余婷回来了,她看到了她妈妈坐在我身边,先是一愣,然后突然气冲冲的跑回自己屋里去了。  我和余婷妈妈都站起来,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余婷妈妈去敲门,里面传出余婷的声音,“你走,你快走,我不想看到你。”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余婷不是最想她妈妈关心她的么?我满心的疑惑。  “婷婷,你开下门,妈妈有话跟你说。”余婷妈妈不死心的在外面敲着门,可余婷却怎么都不肯应声了。  我走过去,劝解道,“伯母,不如您今天先回去吧,我待会看看余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您明天再来看她也可以的。”  余婷妈妈静下来思考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婷婷就拜托你照顾了,我明天再过来,这孩子,唉,就喜欢钻牛角尖,辛苦你了,有事给我电话,这个是我号码。”余婷妈妈扯下一张便利贴然后刷刷写了几个数字递给我。  我接过去看了一下,答应她一定好好照顾余婷,有事就打电话给她,她才放心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