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公室极乐宝鉴88

“姐,最近爸爸那边风声也紧着,我们不易把事情闹大,不好收场,干脆就听秦大哥的,好么?”他原本是小声的说话,但我练过家子,耳里特别的敏锐,所以一字不漏的听进去了。  这倒是个契机,原来夏敬天最近的循规蹈矩也是因为我们前不久的那个事件,看来还是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  夏家晴想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小秦,今天就看你的面子,我不深究了,不过这个女人一定要跟我道歉。”她说出来的话还颇有男儿风范,如果身为男子,在夏敬天的熏陶下,指不定又是一个祸国殃民的主,我暗暗啐道。  对面的女人一直低着头,拉着女儿的手紧紧不放,也没作声。我使个眼色给小漫,她立刻走过去,拦住女人和她女儿到一边,我也走了过去。  我让小漫把她女儿带一边去玩,然后对女人说,“我明白你心里有苦楚,只是我们活在这个世上本就是喜乐参半。今天的事情我也看在眼里,的确是对方太盛气凌人了,但对方的身份太高我们惹不起的,不如就听我一劝好么?”  女人猛的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她的眼睛里居然有泪花,还有一丝隐隐的愤怒和鄙视。我也算是苦口婆心了,对一个陌生的女人如此好且没有上床还是头一遭。  女人不领情,她幽幽的说,“我怕什么,大不了烂命一条,她们如此糟蹋人命,我拼死也要求得尊严。”  我还是有点佩服她的勇气和胆量,但现实是残酷的,“你拼死了,你女儿呢?难道要你女儿跟着你一起受这屈辱。我劝你不如先忍下这一时之辱,留待以后报仇。”  女人听了我的话,思考良久,终究是点了点头,她深深的叹了口气,眼睛里的泪水也顺着脸颊流下来。  我突然觉得心里一阵难受,我何尝不是为了孩子又做了一次违背良知的事情,只要夏敬天一日不除,滨海的百姓就要多受一天的屈辱,我心里暗暗发誓。  女人牵着女儿跟夏家晴道歉后,她还趾高气扬的说,“这次是有人帮你求情,下次不要再撞到我手上,否则一定不会放过你,你走吧。”  女人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慢慢的走了,这一眼里面的内容太深,我不愿去想。此刻对眼前的夏家晴兄妹我是恨得牙痒痒,却只能作罢。  夏家富邀我去他家坐一坐,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于是便不再提。倒是他身旁的夏家晴颇有意味的眼神扫射过来的时候,我心里老大不舒服。  我和小漫她们找了个理由便带着奇骏离开了,米拉则是站着看了好一会夏家晴后才慢慢的转身跟我们离开。这小妮子难道对夏家晴也有感觉了,上次她就是这样黏上杨微的。  夏家晴的女儿对奇骏倒颇有好感,一直亲昵的叫着儿子的名字。只是有这样家世的爸爸妈妈,我对这个小女孩的将来不抱任何美好的幻想。  今天一天也算是糟透了,陈素莹,夏家富的出现让我平静了许久的心情起了丝丝波澜。还有前不久的杨微绑架案也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我苦于无证据扳倒夏敬天。  这天下午,我摸着口袋里的颜玉令,禁不住想起了冷颜玉绝美的容颜,不满伤痕的身体,我内心里突然起了一丝怜惜,突然想去看看她现在好不好。  我照样来到了麻将道口,先是找了个跑堂的问小马在不在,跑堂说小马出去办事了,等下就回来了。  里面的人招呼我坐下后,便离开忙去了。我无聊的坐在大堂里等着,这个道口的生意还真是不错,每个台面都坐满了人,还围了不少看热闹的。  对这里的环境我是再熟悉不过了,甚至闭着眼睛都想的起来,我点了根烟,开始缓缓的抽着。  “秦哥?您怎么来了?”小马回来了,看到我明显惊讶了一下。  我站起身,发现小马的身后跟着一个穿黑衣的人,我惊讶了一下,这个人影很熟悉,可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到过。  我站起身,“小马,这次冒昧过来,没打扰到你吧?”  “哪里,秦哥来这里是我的荣幸,别说打扰不打扰的话了。呵呵。”小马笑的很憨厚。  “秦哥,您这次来是有事找我么?”  “嗯,上次尊使帮忙我的事情,我想对面跟她道谢,不知道今天她方不方便。”这件事我也一直耿耿于怀。  其实自从那晚亲密后,就一直忘不了她在我脑海里的身影,越是神秘,我越是想探个究竟。  “哦,这样啊,尊使她,”小马顿了一下,我注意他的眼神瞟向身后的黑衣人,然后又继续说,“尊使她可能没空,要不您改天再来吧。”  奶奶的,我都来了两次了,都还见不到一面,虽然说她对我也算是有恩,可我对她也有恩,两人算是两清了。  我憋着一肚子闷气,然后就想转身离去,突然又想起一事,“既然尊使不愿意见我,我也没话说了,我这个颜玉令还是还给她,从此再无纠葛了。”  我掏出怀里的颜玉令出来还给小马,“这,这我可不敢收,是尊使给您的,您要还也应该给尊使。”  死榆木脑袋,我这不是见不到你尊使么,你不让我见她,我怎么还?  不过这些话我当然不会当小马面说,他是个实诚人,肯定会以为我怪罪他。  “既然这样,那还烦请你转告下你尊使,我想把颜玉令还给她,看她什么时候得空见我一眼。”  “是,是,属下知道了。”小马的语气突然变得生分起来,而且话里还透露出一丝慌张。  这是怎么了?我不解的看了一眼小马,然后还是转身离开了。  这人如果一旦安逸就会胡思乱想,所以当杨倩突然跟我说要生个孩子来玩玩的时候,我这心里就如十七个吊桶七上八下,坐立不安。  “秦,你不觉得我们家里太冷清了么,而且这房子也太小了。”杨倩窝在我怀里,低低的说着。  刚刚一阵缠绵,我连说话都不想出声了,低低的应了一声。  “秦,你说好不好嘛,小漫姐都给你生了奇骏,我也要跟你生个宝宝,一个像你的小女孩子,我还是觉得自己喜欢女孩多点,你呢,喜欢男孩还是女孩?”杨倩的心情看起来挺好,精神也不错,我心里不停的苦笑。  一个孩子已经够我吃不消了,还来一个,怎么受的了啊。再说了,现在都没结婚,又不是古代,还能三妻四妾的娶不成,那可是犯法的。我这脑袋可真成了浆糊,怎么都是乱的。  床上的时光是美好的,可一旦这个时光过去,随之而来的烦恼却也让我非常痛苦。我正不知道拿杨倩如何是好之际。杨微走进来了,她今天又加班了,看着她憔悴的样子,我心里只想把她拥入怀中呵护。  “微微,我正在跟秦商量要一个孩子呢?你说是你生还是我生啊?”杨倩兴高采烈的建议。  杨微正在脱衣服,这才脱到一半,手就停了下来,“什么?倩倩,你想要个孩子?”  “是啊,多个宝宝家里会热闹很多,到时候我们搬到一个大房子里,生活就更美好了。”杨倩不无憧憬的想着,“不过我不太想生,微微,要不你生吧,我担心生完孩子身材会走样。”  杨微听了觉得好笑,“倩倩,你当生孩子是好玩啊,你自己都还是个孩子,怎么养宝宝啊?我可不想生,大把事情要做,每天累的跟牛一样,哪有那个心情,你要想生啊,就自己生啊,别扯上我。”说完她一转身就进了浴室。  我苦笑着继续摇头,插不进去话,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生孩子不也有我一份么,瞧她们这样,好像她们决定哪一个生,就一定可以生了。哎,也不想想,没有我这个播种的,即使再肥沃的田野也开不出花来。  这个小事件总算是告一段落,杨倩也不再想生孩子了,我直呼和弥陀佛,总算雨过天晴了。  米拉这小丫头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了,她也跟着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包括上次杨微被绑架她还差点打电话跟家里的爸爸求救。这是一个善良的姑娘,我挺喜欢的,像对待自己妹妹一样。  所以当家里又来电话催的时候,这次是她爸爸亲自打电话过来,命令她马上回家,她才不甘心的跟我们告别,还承诺明年这个时候一定过来看我们。  送了米拉上车离开后,杨微的眼睛都红了,女人就是比较感性的动物,只要身边有人离开都会先宣泄一通,我表示理解。  本以为生活会继续的平静下去,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丁亮打电话过来告诉我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夏敬天倒台了,连带的局里也倒了一批人,市里垮台的高官更是多如过江之卿。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记忆里前不久还看到夏家富盛气凌人的训人,夏家晴那副凶恶的嘴脸,还有那个陌生女人酸楚的眼泪。这一切都过去了,不知道王副市长知不知道这个消息,我想第一时间告诉他。  过后又摇头笑自己太傻,王伯伯是市里的二把手,这样的新闻他又怎么会漏掉呢。果然我过不久又接到了王副市长的电话,真亏得他百忙之中还记得要告诉我这个消息。  “天穷,你今晚如果有时间我们见个面,我有个事情要问你。”王副市长的语气还是那么和蔼可亲,我很喜欢这种感觉,仿佛跟父亲在说话。  我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后又想到他在电话那头看不见,“王伯伯,我一定去,好久没见您了,这段也有点忙,怪想您的,呵呵。”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王副市长面前我感觉自己就像个小孩子,渴望得到亲情和久违的父爱。这可能就是有缘分吧,大千世界中,芸芸众生皆有说不清的缘份在牵连着我们彼此。  只是不知道我和王副市长的缘分究竟是善缘还是别的,我其实心里还是有点忐忑,佛曰:太在意一个人,思绪变得混乱不堪,我正是如此。  一整天都沉浸在这个天大的好消息里,我忙着跟杨微和杨倩打了电话,她们也高兴的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