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公室极乐宝鉴86

我这才意识到她是一个多么厉害的角色,虽然是一个女人,却拥有颠覆世界的力量,可那晚的事情却让我感觉她其实也是个脆弱的女人而已。  我跟丁亮说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我现在必须赶回家去看看,丁亮表示理解,便挂了我的电话,不再追问我和黑精营的关系。  汗滴滴,他要是知道我身上就揣着黑精营表示至高无上权利的颜玉令牌,估计他要立马晕倒在地。  我匆匆赶回了家,杨微正在众女的簇拥下,她们围在身边关心的问候。几天不见,杨微瘦了,以前红润的脸蛋此刻显得苍白无力,我看了一阵心痛,站在门口有点手足无措。  就在这时,杨微看到了我,她犹疑了一下,米拉推了她一把,她忽然走过来,然后扑到了我怀里,紧紧的抱住我。  “微微?你还好吧,不要哭,你告诉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赶忙扯开杨微,她哭得仿若梨花泪雨,我的心都揪到了一起。  杨微先是不说话,只是死命的摇着头,“你怎么这么傻,居然独自一个人去救我,万一,万一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该怎么办,小漫倩倩怎么办?奇骏谁来照顾,你怎么这么傻啊。”  呵呵,原来微微是在担心我的安危,看她现在这个样子,应该是原谅我了,我也早原谅她了。不管之前有多少误会,经过这一次,我们彼此心意更相通了。  晚上一翻激情缠绵后,杨微躺在我的怀里###着。倩倩跟米拉到小漫屋睡去了,特意把空间留给我和杨微话缠绵。  “秦,你真的可以为了救我而不顾自己的性命么?你怎么这么傻哦。”杨微在我胸口上用手指细细的画着圈儿,我感觉痒痒的。  “为了你,这条命算不得什么,只要你高兴,我什么都愿意做。”我真心的对杨微说。  “你这个大傻蛋,大醋坛子,我听小漫说了,你误会我和卓一凡吃饭的事情,是不是?”小漫说。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只是误会了一点,也没多少,呵呵。”  “切,谁相信啊,你真是个醋坛子,其实那天是我找卓一凡谈那个项目合约的事情,我希望他能取说服董事局继续启用这个项目,请他换掉我,只是当时刚好快吃饭了,所以就一起下去用餐了。谁想到,你却因此误会我与他有染,你要是对我多一分信任,就不会如此了。”杨微娓娓道来。  是啊,如果我们彼此都能多一分信任和宽容,多一分理解和容忍,这个世间上很多事情都会迎风飘散。现今社会上也不会有这么高的离婚率了,他们一时的冲动难保不会造成以后永久的遗憾啊。  “恩,我答应你,以后决不再随意怀疑你了,以后都充分的相信你,好不好?”我赶忙承认自己的错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嘛。  “这还差不多,明早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火腿煎蛋当作奖励,哈哈”杨微开心的笑着说。  “这就打发我了?世上可没这么便宜的事哦。”我坏笑着朝杨微压过去。  “啊,你想做什么,你不要过来,走开,哈哈,不要搔我痒,坏蛋,你最坏了”  “那好,让你见识我有多坏,我来了”  一室春光无限蔓延开来。  我手头现在有一百万的现金支票,当然我不会傻得拿着到处显摆招摇。我拿出50万存一年定期在银行里,最近银行利息有所提高,利息税也免除了,也有利于我们老百姓的存款政策。  另外50万我尝试买新股,只是新股的几率很低,且我资金也不足,一个月下来买到的机会少之又少。幸运的算是买到了一次,赚了几万块钱,却是聊胜于无。新股这东西虽然是稳赚不赔,但如果不是资金特别充足的也不适宜长期作战。  我其实也有一个想法,财富始终是诱惑人的东西,如果能在短时间内迅速致富那是最好不过的。  股票这东西我是绝对不会碰的,其实炒股就跟赌没啥区别,本质是相同的。虽然炒股专家一再提倡炒股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是一门艺术,但那都是书面上的话。  踏入股市的人也只不过是在里面寻找属于自己的运气,万一走运了,就一夜暴富,不幸倒霉了,亿万富翁也能变成穷光蛋。电视上经常报道这类题材,不是也有人因为炒股跳楼自杀的么?  我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深刻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我戒赌的同时也戒掉了炒股。我没想过靠炒股发财,但现在确实也找不到快速崛起的捷径,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现在杨微照常朝九晚五的上下班,每天也是累的筋疲力尽,这个卓一凡不会是铁人吧,虽然我是向他像铁人一样对待我的微微,但也太过了。每天把杨微折磨的回到家就累的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也少了不少的情趣。  杨倩则是打扮的光鲜亮丽,神清气爽的上班去,二股东对这个女儿也是很照顾了。杨倩也问过我,为何感觉二股东待她不一样,如果说看上她了,又一直没行动,难道是真的关心她?我对之付诸一笑,不知道该如何跟她说,只推说不知道。  米拉这小丫头最近也是早出晚归,她妈妈几次打电话过来催,让她玩尽兴了就早点回家,她都当耳旁风了。还新近认识了一帮新朋友,每天都玩得不到夜深不归家。  我和小漫在家里照顾奇骏,这小子现在越发可爱又可笑了。能跑能跳,自己也能管吃喝拉撒,而且拉撒的事情还从来不让我们大人擦手。  每次在小厕所拉完便便,就会大叫,“爸爸,妈妈,我拉完便便了,快送纸纸过来。”我们听了便赶紧马不停蹄的递纸过去。他拿过纸,就指挥我们快走,然后擦完屁屁,还会把厕所冲干净。  其实厕所里也有纸,可小家伙偏要我们拿,让我们看着他擦屁屁很有成就感一样。每次我跟小漫都是笑着无可奈何的摇头,不过因为奇骏,我们的生活也多了很多开心和快乐。  我欠他们母女的太多了,一直想要补办个婚礼给小漫,可惜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也没那心思了。我在琢磨改天一起去拍个全家福,然后跟小漫补办婚纱照。  只是纠结的是,拍婚纱照另二女要不要叫上,不叫吧,二女心里肯定老大不乐意,如果叫去婚纱照上多了二个女人,估计要让人大跌眼镜了。  这天杨微的下班回来尚早,她把我拉到一旁,神秘兮兮的说,“秦,我跟你说一个事,我想了很久了。”  我跟奇骏玩了一天,早已筋疲力尽,带孩子真是个体力兼智力活,要陪他玩还不够,还得想着法子逗他开心。否则一不开心,就甩脸子给你看,那金豆豆一颗颗掉下来,心痛死我。  我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句,示意杨微快点说,其实我累得只想爬到大床上去睡一觉。  “你看你也在家一段时间了,现在没出去找工,我在想,不如我和倩倩一起辞职,我们一家人成立一个公司。经济危机后,国家不是出台了很多政策么,对于新兴的公司都是扶持多点的。如果这个时候我们能把公司成立起来,不仅解决了你的工作问题,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也能多点,你说是不是?”  看着杨微兴奋的神情,我禁不住也有点心猿意马起来,其实我早先也想过,只是自己一没经验,管理经营决策那方面我不是这块料啊,再说资金也不够成立一个新公司,所以原只是想想而已。  杨微大概看出了我的想法,便神秘的一笑,“你不用担心资金的问题,爸爸去世前有给我留下一笔丰厚的财产,只是他以个人名义存在瑞士银行,所以大家都不知道。”  汗滴滴,我真是对已去世的杨董事长刮目相看了,难道他老人家早就预料二股东会加害我们,所以留了一笔钱以供我们不时之需?真是太伟大了。  资金的问题是解决了,可是我还是没自信,自从在二股东那离职后,我的斗志就稍微受损。所以这一段时间窝在家里头也是这个原因,我心里没底啊。  杨微见状鼓励我道,“秦,其实你不用太担心,你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去学习公司经营管理课程,我和倩倩也会在旁边协助你的,相信我,一定不会太难,我们一定能成功的。”  杨微的话语深刻的敲击着我的心,这是一个多么好的女人啊,我还差点辜负了她。我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杨微高兴的扑到我怀里紧紧拥抱住我,红唇也送了上来。  我赶紧看看奇骏在哪里玩耍,此时是少儿不宜的时刻,可哪容我分心细看,杨微的香舌已经递了进来,我不禁心醉神迷的与之缠绵在一起。  不得不说杨微现在的床技进步神速啊,床上床下都照样能把我伺候的通体舒坦,###。跟杨氏三女别的不说,单是这**的时刻却总是叫我欲罢不能,所以我即使没钱,小日子还是过得美美的。  星期天的时候,我跟小漫提了下去拍个全家福,果然二女立马响应,连米拉也在旁边助兴呐喊。我苦笑了下,然后说,“是去拍全家福兼婚纱照一起!”此言一出,众女果然尴尬,再无一人响应。  小漫的脸微微的红了,她呐呐的说,“要不,我们不要拍这个了,很多人没拍都一样过啊,而且奇骏大了,还拍这个干啥。”  “才不是,就是孩子出来了,三个人一起拍才显得更幸福啊,小漫姐,你不知道,我爸妈就是把我生下来后又拍了一次婚纱照的,你看她们现在多恩爱幸福啊。”米拉这个丫头偏偏在此时插话进来。  我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该如何应付眼前的这个局面。最后是杨微解了围,“其实我今天约了人了,刚好要去办点事,要不你们去吧,我如果得空了再过去看看。”  见杨微如此说,杨倩也识相的赶紧撇清自己也有约会,必须马上去,便率先走了。杨倩走后,杨微也后脚跟着出去了,只剩下米拉一人还弄不清状况的杵在那里一动不动。  也罢,这小丫头片子既然想去,就让她去见识下,顺便带孩子,哈哈,我就多机会跟小漫亲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