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公室极乐宝鉴83

我跟小漫进屋后,这是第一次我们静静的躺在了床上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彼此搂着,感受着彼此的体温和心跳。  “秦,你跟微微一定有误会,我觉得两个人既然相爱,就一定要把误会解开,这份感情才能长久,虽然……”杨小漫突然羞红了脸,“虽然我也不希望跟别的女人一起分享你,但你如果爱微微和倩倩,我还是不会介意的。”  “真的不介意?我跟她们睡一屋你也不介意么,那我现在过去了哦。”我故意逗她,嘿嘿笑道。  “讨厌,就只知道欺负人家,我说的是你跟微微的误会啦,你早点跟微微说清楚啊,省的两人都闹心。”小漫红着脸捶我的胸膛。  多好的女人啊,我忍不住又拥紧了小漫,然后低下头,轻轻的吻上了她的红唇。  第二天一大早,米拉就拉着我和杨微去菜市场逛,说是要买点骨头炖汤喝,当然不是给我们喝,她说自己一路疲累了,不补补就长不高了。  哎,什么逻辑啊,90后就是特殊的一带,跟我们是有代沟了。我打着呵欠,看着她跟杨微两人乐不可支的逛这个看那个,早知道昨晚就早点睡,不和小漫做剧烈运动了。  都说女人是天生的购物狂,说的果然没错,连逛个菜市场,都可以花上一个半小时,我真的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看着手表上的指针一分一秒的过着,我打着呵欠百无聊赖的等在二女不远的地方,看她们两个还没有罢手的迹象,我在考虑要不要找个地方打个盹再说。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惊呼一声,我赶忙睁开惺忪的睡眼一看,杨微不见了,米拉正着急的惊呼我的名字。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杨微呢?”我冲过去急忙喊道。  “微微姐姐,她,她不见了。”米拉也急的直跺脚。  “怎么回事,你说清楚点,她怎么不见了?”我比她更急,四处张望了也没看到杨微消失的身影,难道对方会变魔术?  “我们本来一起挑豆角的,我看到那边有更嫩的,就过去挑了,可谁知道过了一会我再抬起头想问微微姐还要不要买萝卜,她就不见了,呜呜,我也不知道薇薇姐姐去哪了。”米拉急的已经哭出来了。  我沉思了一下,从米拉说的情况来看,杨微不是自己消失的,应该是别人挟持了,只是这人为何要挟持她呢?菜市场人来人往的,很适合掩护歹徒的身份,看来对方是早有预谋,一直跟随着我们找地下手的。  我仔细的想了想,最近也没有得罪什么人,除了夏敬天和二股东。我首先排除了二股东,他担心我说出他跟杨倩的真实身份,是绝对不敢绑架杨微的,再说绑架杨微对他来说又没什么用,还不如绑架我这个当事人来的更实际。  剩下的只有夏敬天了,这老小子,居然想用这损招来逼我就范,老子偏不让你得逞,你丫的权势倾天是么,我就偏不信这个邪。  可嘴皮子上逞强,我心里却一点底都没有。我把哭哭啼啼的米拉送回了家,答应马上给她找到她的薇薇姐姐,然后我出了门,拨打了丁亮的电话,约他在附近咖啡厅见面。  “怎么了?你电话里叫我出来这么急。”丁亮一坐下来就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杨微被绑架了,我猜应该是夏敬天做的。”我强压着心里的怒火说道。  “怎么回事,你说详细点,到底怎么发生的?”丁亮不亏是专业的刑警人员,一来就询问事情的发生经过。  我于是详细的描述了当时的情景,还说了我自己的猜想,丁亮听了,沉吟了一下,“我觉得这个事情不简单,对方如果只为找你谈条件,那就不会伤害杨微,如果纯粹为钱财,你现在就要开始准备了。”  我点了点头,兜里还揣着二股东开的100万元支票呢,这对于一般老百姓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我原本是用来将来不时之需,可如果真要拿这钱救杨微,我也在所不惜。  丁亮快速拨打了几个电话回局里,开始了部署,然后不久余婷也来了,她对于我们的事情一向都比较热心,且她还带来了一个算是好消息的消息。  “我爸爸同意帮助你们一起破夏敬天的案子,爸爸说,这个人他一早就盯上了,只是证据不足,所以一直没有对他进行处理,如果这次能成功,那就再好不过了。”  我和丁亮听了又喜又惊,喜的是又多了个得力帮手,惊的是如今杨微在人家手上,我们早已失去了主动权,只能被动的等对方的召唤。  丁亮在我的手机和家里座机都安装了跟踪器,我不知道这东西有啥鸟用没。电视里都演的是最后绑匪撕票的多,家人去领亲人尸体的多,这类杯具看多了,我对警察的办事效率也失望了不少。  不过丁亮的办事效力还真不是盖的,很快就在我身上也装了窃听器和跟踪器,我家里每处都装了视频装置,这下我跟三女是没办法自由的亲密了,儿子估计也不乐意,连拉粑粑拉###都被曝光了。  杨倩告诉我,可以先把一部分夏敬天的犯罪证据给他爸爸看看,再决定什么么时候对夏敬天出击。当然首先是必须解决杨微的失踪案件,这两者是有直接的关联的。  我的电话响了,是个陌生号码,“秦先生,你女友现在在我手上,如果你想她活命,就不要报警也不要采取任何行动,你只需要随时听我们号令就是,明白了么?”  我还来不及回答,就听到杨微的惊叫声,“你们想干什么,你们放了她,不要伤害她,”我大声呼喊起来,我的小漫,莫不是正受人摧残吧,想到这里,我禁不住浑身热血沸腾,真恨不得拿枪毙了这些兔崽子。  “只要你乖乖听话,你的小情人就不会有事,否则,嘿嘿,你知道的。”对方猛然收了线,丁亮正在根据跟踪到的信号查歹徒窝藏在哪一带,只要对方说话时间久一点,我们得到的信息就更多。  丁亮这边很快就查到了,是一个郊区的信号源地,是西郊,可我记得西郊没什么藏身之处啊,除了一个废旧的工厂棚,他们藏匿在那里?  想到这里,我恨不得立马长翅膀飞过去才好,丁亮叫我静下来,说一切他都会安排好的。丁亮的速度惊人,很快就调遣了一队大约二十多人,坐着警车齐刷刷的朝西郊驶去。  可天不从人愿,等我们赶到那里,早已人去楼空,只剩下一些吃剩的饭盒塑料垃圾袋子乱七八糟的堆在破烂的桌子上。  我明白这下肯定打草惊蛇了,说了不准报警的,可现在怎么办?歹徒肯定是试探我的,看我是否会报警,其实他们早已有防备,不然这次不会逃窜的如此神速。没有想到歹徒这么狡猾,我的微微该怎么办啊,我后怕的想着。  “你报警了?既然你这么不听话,我们就送点纪念品给你,你记得签收啊,哈哈。”对方的来电也是如此的神速,他张狂的一阵大笑后,突然挂断了电话。  丁亮正在跟踪信号,可惜这次对方收线比较快,只跟踪了一小会就跟丢了。我失望的握着手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歹徒既然已经发觉我报了警,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刚刚电话里说送我点纪念品,莫不是?我想到这里,心里一惊,不能想像杨微身上少了个耳朵或者手啊,我不敢再想下去,只盼望呆会不要收到任何杨微的物品。  “是我们的过失,没有意识到这是他们的诡计,我刚也怀疑了歹徒怎么这么快就被我们追查到,只是破案心急,所以疏忽了。如果杨微有什么闪失,我也过意不去的。”丁亮走到我面前说。  我并不怪任何人,杨微此时的处境非常危险,我必须想到办法解救她,突然我想到了令牌,想起了冷颜玉。我朝丁亮丢下一句话,“你继续监视着,我先出去一下。”  我急忙赶到了上次的麻将口,进去后很轻易的就找到了小马,跟他说明了来意,请他帮我找到冷颜玉。  他稍微思索了一下,然后请我坐下,就进到内堂里去了。我焦急的等待着,十几分钟过去了,小马都没出来,好几次我都想冲到内堂门口想进去看个究竟,终于还是忍住了。  过了半个小时多,小马终于出来了,“秦哥,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我们尊使现在不方便见人,不过她让我转告你,你的朋友不会有事,她一定会安全的帮你送回来。”  我迟疑了一下,然后说,“我能见见你们尊使么?”  “尊使吩咐了现在不见任何人,如果您不放心,只需回去等候一天,明天一定给您把人安全送回来。”小马恭敬的跟我说。  “嗯,那只好这样了,代我谢谢你们尊使,她如果愿意见我了,我再当面谢谢她。”说完,我准备离去,有了小马的这个保证,我放心多了,不知怎的,我就是莫名的愿意相信那个只见过一面的女人。  “秦哥,要不再坐坐?”小马热情的跟我说。  “不了,还有事要去处理,以后再来,今天谢谢你了。”我说完转身欲走,眼角瞟到小马欲言又止的神情,我觉得奇怪,正想问一句,此时丁亮打电话过来了。  “喂,丁亮?”我接起电话说了一句。  “快回来,出事了,电话里说不清楚,总之,你现在就过来这边。”丁亮语气非常的急,说完就忙着收线了。  我呆立了一会,糟了,莫不是歹徒寄了杨微的东西过来了吧?一想到呆会回去会见到一些不好的现象,我都有点移动不开脚步了。  “秦哥?可是遇到什么难事了?要我们帮忙么?”小马见到我这个样子,便问道。  我定了定神,还是决定回去看看再说,站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我对小马说,“没事,你忙你的,有需要帮忙了我再找你,今天真是多谢你了。”说完,我朝小马点了点头,然后迈步走了出去。  叫了辆的士车直接冲向家里,我发现杨倩、小漫还有米拉她们都坐在客厅里啜泣,连我的儿子小奇骏这个淘气包也不吭声的窝在小漫怀里